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死者近亲属的身份可管领死者有形人身遗存
2017-10-15
    如从权利是否与生具有的角度区分,仅人格权为主体固有权利。但在民法中探讨权利,是在具体的法律关系范围内。如,一般主体因结婚而取得配偶的身份,成为特定体,后基于自身的存在而享有配偶权。现实主体均生活在具体的法律关系范围内,从这一层面上分析,特定主体的身份权是固有的。与物权、债权等财产权做一比较,财产权是先有权利后有权利人的身份,需要主体通过一定的行为取得;身份权是先有身份后有权利,是特定主体本身所固有的权利。

浏家港陵园,公墓,上海墓园
    死者近亲属因其近亲属的身份可管领死者有形人身遗存,进而享有死者有形人身遗存权,即类人身权,该权利系主体因具有特定身份而固有,属于身份权。由于该身份权的相对人为不特定人,与配偶权、亲权的相对人为特定人不同,可称前者为绝对身份权,后者为相对身份权。死者有形人身遗存权的客体,形式上为死者近亲属的身份,实质上为死者有形人身遗存,系通过支配死者有形人身遗存来行使身份权。
    值得指出的是,因医疗、科研等特定用途,死者有形人身遗存移转于第三人后,第三人仅可在特定范围内利用之,这表明第三人对于死者有形人身遗存的使用应依据死者生前的意志和死者近亲属的意志,非第三人本人的意志。易言之,因死者近亲属的身份无法放弃,其身份权性质的类人身权亦不因死者有形人身遗存的移转而丧失,第三人享有的仅为对标的的许可使用,系第三人人身自由权的扩张,属于能权范畴。
    值得注意的是,如与尸体分离的器官、组织及细胞移植于他人身体,即成为他人的人身组成部分,为他人人身权所支配对象,死者近亲属原有的类人身权自然消灭。
    值得重视的是,在法理上,如尸体、遗骸及骨灰,得以非法利用、损害或者以违背公序良俗的方式受到侵害,即便尸体、遗骸及骨灰己移转于第三人,死者近亲属亦可基于类人身权提起侵权损害之诉,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在司法实践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第3款,虽然未确定死者近亲属对死者遗骸所享有的权利类型,给学界的理论解释留下空间,但亦明确了上述情形可由死者近亲属提起侵权之诉。
    当今的人体生物科技发展,不仅带给了患者重获新生的希望,也更依赖于对难以复制的人体研究和器官移植,死者有形人身遗存己成为对人类发展具有重要科研和医学价值的客体,但其中蕴含了作为物种的人所具有的人类尊严,由此,死者有形人身遗存可移转但不可交易,不具有财产价值,非民法之物,为类人身。从兼顾“人体生物利用之健康价值”与“人类尊严维护之伦理价值”的视角观察,死者有形人身遗存上的基本权益构造模型似可为“绝对身份权+人类尊严”,有助于克服传统民法理论在面临生物科技飞跃时所显露的不足。对死者有形人身遗存的保护,表象上是为了确定可支配稀缺资源的归属,维护死者近亲属的权益,实质上是基于人性伦理,维护人类尊严。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