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祭奠权”纠纷案件介绍
2017-10-15
    法治进步、社会发展必然促进人们权利意识的增强,在司法上的效果是人们越来越习惯通过法律的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以及各种新类型的案件也层出不穷,近年来出现的“祭奠权”纠纷案件便是其中一种,而且数量呈上升趋势。司法领域在面对“祭奠权”纠纷案件时,由于没有直接的法律依据,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出现判决理由矛盾、判决结果大相径庭的现象,严重损害了司法的权威性、统一性,以及法律的可预测性。下面将列举几个“祭奠权”纠纷案例:

浏家港陵园,公墓,上海墓园
    案例一:
    北京市(2007)丰民初字第08923号案件。1案由:侵犯祭奠权。被告与原告是姑侄关系,原告祖父母一直与被告居住,被告在其父母去世后没有及时通知原告,侵犯了原告的祭奠权。法院驳回原告诉求,认为,根据现行法律,被告没有义务通知原告其父母的死讯的义务。
    案例二:
    2009年,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判决。2原被告是兄弟关系,母亲在养老院去世,被告未向原告报丧,侵害原告祭奠权。法院支持原告诉求。根据公序良俗原则,被告理应将母亲死讯通知原告,被告以不尽赡养义务为抗辩理由不成立。
    案例三:
    北京市(2008)石民初字第121号案件。3案由:返还原物纠纷。原告与曹某是夫妻,双方皆与段某相识。2005年曹某去世,原告与段某将曹某骨灰存放于八宝山殡仪馆,由段某办理相关合法手续并支付费用。八宝山殡仪馆与段某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段某为寄存人。被告殡仪馆拒绝原告领取曹某骨灰引发诉讼。原告诉求被告八宝山殡仪馆向原告返还死者骨灰,否定段某领取骨灰的权利。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诉求。原告基于物权提出的返还请求权不能对抗殡仪馆与段某基于保管合同提出的抗辩权。
    案例四:
    上海市(2011)沪二中民一终字第178号案件。“案由:人身权纠纷。原告是死者的配偶和有抚养关系的继女,被告是死者的弟弟,被告在料理死者的丧事中未与原告沟通,原告要求被告返还骨灰。法院判决支持原告诉求。
    从案例一和案例二,我们可以看到两处矛盾:第一,案例一认为根据现有法律被告没有通知原告其父母死讯的义务;案例二,根据公序良俗原则,被告理应履行通知原告其母亲死讯的义务,两个法院的理由是矛盾的;第二,事实大体相同,判决结果截然相反。在案例三和案例四中,原告的诉求基本相同,但判决结果也是截然相反;其次,案例三的案由是返还原物纠纷,案例四的案由是人身权纠纷。
    笔者认为,法院在审理“祭奠权”纠纷案件上之所以会出现自相矛盾的现象,主要原因还是法律对“祭奠权”没有明确具体的规定,即“祭奠权”不是法律明确规定的权利。在审理“祭奠权”纠纷时,法官主要援用的是公序良俗原则,这在很大程度上与法官个人的法律素养、价值观念有很大关系,给法官的自由裁量留下了很大的空间。“祭奠权”是新兴的权利,属于成熟的而法律又未明确的身份权的具体内容,应当确权立法。笔者一直持此观点,这样才能给予权利人更好的法律保护,同时也使得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有法可依,达到司法的相对统一性。基于此,笔者对“祭奠权”进行了基础研究。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