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奉节地区丧葬活动中“重”的作用
2017-10-15
      “重”在魏晋时称作“柏厉”。东晋元帝在其子琅哪王司马焕夭亡后,“将葬,以焕既封列国,加以成人之礼,诏立凶门柏历,备吉凶仪服,营起陵园,功役甚众”。柏厉,谓古时人始死,立木于庭中,上横一木如门。横木下悬扁即“历”,中盛粥,谓为死者灵魂所凭依,葬后始改用木主。“重”上面那一根横木,还构成了“凶门”。凶门,古意是指将军出征时,凿一扇向北的门,由此出发,以示必死的决心。《淮南子·兵略训》:“乃爪氰,设明衣也,凿凶门而出。”高诱注:“凶门,北出门也。将军之出,以丧礼处之,以其必死也。”丧礼中设凶门,大概亦是取其绝死之意,意寓与生者绝别。

浏家港陵塔,公墓,上海墓地
    传统丧礼中凶门的样式是在门外用白绢结扎成门形。凶门确实起源于“重”,《宋书·礼志二》:“凶门非古。古有悬重,形似凶门。后人出之门外以表丧,俗遂行之。”清翟柏《通俗编·仪节》亦曰:“凶门,既本古悬重,而若柏枝之历历然,今丧家结白绢为旎,表之门外。”在当今民间传统丧礼中,这种凶门柏历是常与灵堂的门联结合在一起的,笔者在奉节地区,就观察到了用柏树枝搭建的外门联。
    至于“重”上所悬之扁,则是为了召迎亡魂而装设的。扁,本为古代的一种炊具,形状像鼎而足部中空。“重”上的扁中盛粥,粥的原材料是米、梁,还是翟,则须根据死者的政治身份而定。这种盛粥的n,不仅具有飨食亡魂的作用,而且也能吸引亡魂前来凭依,关于这一点,我们看看古代入硷前的洗尸环节就明白了:洗尸所用之水,正是煮粥所用之米的淘米水。这种扁,后来从重上分离下来,古称粮婴,今民间称下食罐、衣禄罐。奉节传统丧葬礼中的衣禄罐为一高约20厘米的陶制瓦罐,内盛熟食,以米饭为主,也可加入肉食,口径处用一块纱布盖住,扎严,再用一根筷子从纱布上插入罐内。米饭的质量很讲究,不能参杂碎米,必须是全部由颗粒完整的米煮熟而成的米饭。出殡时,衣禄罐由“丢买路钱的”随带上山,下葬时埋葬于墓穴之内。虽然扁在后世的演变过程中逐渐抛弃了吸引亡魂凭依“重”的功能,但它还在“重”上的时候,其吸引亡魂凭依的功能却相当明显。宋高承《事物纪原》卷九亦说:“今之粮婴,即古重之遗意也。”据此我们还可以推测,现今衣禄罐中的食物,在更古的时候极可能盛的就是“死者生前吃剩下的饭食”,其根本功能不是享荐亡魂,而是吸引死者灵魂归来复活,只不过后来人们把它与另一件招魂工具一一死者生前的棍杖结合在一起,便有了“重”。
      “重”的根本构成物是那一根“棍杖”,其最初的含义是招魂,后来的含义是方便亡魂凭依。当人们不再认为这根棍杖本身具有招魂而只具有方便亡魂凭依的功能后,便会围绕“如何最大程度引起亡魂注意并最终凭依”的问题而对它进行形制上的创新。此时,如果在这个棍杖之上写上死者的名字,抑或雕刻出死者的样貌,就会大大提高亡魂前来凭依的可能性。死者人形雕刻的浮现,便是神偶像诞生的契机,其功能不变,依旧是亡魂的“凭依体”,可以说,后世宗教活动使用的神偶像,极可能就源于人们对祖先形象的摹刻。另一方面,在棍杖上刻写亡魂的名字的做法也不可能一层不变,如果缩短棍杖的尺寸,或进行其他一些美学上的加工,它就变成了亡魂的牌位,也就是祖先牌即“主”或“且”。在古代,这些“主”是被摆放在宗庙或祠堂之中的,定时或不定时地接受后世子孙的祭祀。当然,这种做法也极可能被推广到其他祭祀情境中去,当今民间祭祀仪式中以写有神灵名字的牌位作为其凭依体的做法并不少见。因此,“主”的材质原型应是与死者灵魂有“感染”联系的、为死者生前经常使用的那一根棍杖,只是随着后来灵魂观念的演变和政治观念的加强,才有“虞主用桑,练主用栗”、“天子长尺二寸,诸侯长一尺”等区别。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