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儒家将礼与厚葬揉合的丧葬观
2017-10-15
    孟子是比孔子更彻底的无神论者,一部《孟子》详洋万言,几乎没有一处提到过鬼神。他是一个务实主义者,迷离玄远的生死观不是他探索的范畴,但是出于政治的需要,孟子开始把礼与厚葬结合起来,认为礼即是厚葬,厚葬即是礼。礼是孟子丧葬观的基本内核。《孟子》中记载了一个事例,很能说明问题。孟子厚葬他的母亲,他为母亲制作的棺木实在太奢侈了,以至为他监制棺撑的人都表示太过份,不予理解。他问孟子有必要用这么好的木头吗?孟子回答说:“古者棺撑无度,中古棺七寸,撑称之。自天子达于庶人,非直为观美也,然后尽于人心。不得,不可以为悦;无财,不可以为悦。得之为有财,古之人皆用之,吾何为独不然?且比化者(《淮南子‘精神训》高诱注云:“化,犹死也。”)无使土亲肤,于人心独无佼乎?吾闻之也:君子不以天下俭其亲。”(《孟子·公孙丑章句下》)厚葬“非直为观美也”,而是只有这样才算尽了心,才算讲了礼。可见孟子关于礼与丧葬之间的理解已与孔子有了很大距离。

浏家港塔陵,公墓,上海公墓
    儒家将礼与厚葬揉合,左右着丧葬民俗的导向,儒家理论对丧葬习俗的干扰在中国历史上持续了数千年。厚葬被冠以礼的美称,可以大大方方地讲尽排场而不背奢侈的罪名。从孔子到孟子,儒学在丧葬观上由理论的唯物(不信鬼神)到实践中的唯心(厚葬是唯心论的产物),表明着儒学的污染和坠落。
    先秦时代,儒、墨、法、道诸家关于丧葬观念的讨论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规模大、涉及面广的讨论,它的意义至深。至今,我们还可以众我国的民俗事象、社会意识中找到它的影响。
    墨家是这场讨论的主角。它的薄葬学说,代表着小生产者的根本利益,充满着对逝去已久的远古原始时代那种出于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而不得不为的“不封不树”丧葬方式的追求和憧憬。这就注定它的理论在实践中要失败,因为“世异时移,事业不必同。”(《史记·太史公自序》)原始丧葬观念早已随着时代变迁而失去意义。更为重要的是:墨家在探讨丧葬时忽略了厚葬的起源除了经济的因素外,更重要的是鬼神迷信思想的作崇,反而推波助澜,提出了明鬼说,为自己攻击的厚葬学说莫定了更坚实的基础。至此,墨家薄葬学说就陷入了自相矛盾的泥坑,始终无力解拨。因此,墨家薄葬学说在实践中收效甚微,后代的薄葬论者正是在克服墨家明鬼说上付出了艰辛努力,这不能说不是一个悲剧。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