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安宁堡殡葬仪式中的易服过程
2017-10-15
    2012年S月,安宁堡乡人朱桂芳老人仙逝,作为侄孙的我与其他亲戚一同参与了葬礼的全部过程,通过和葬礼“主事人”朱宗成先生的共同回忆,以下对此次葬礼进行一个整体性的描述。初次和朱宗成先生约见在安宁堡乡仁寿山附近的一家打字复印店,我还在奇怪,为什么会约在这里,后去到那里才发现,朱宗成先生正在与其哥哥朱翔华共同整理《朱氏家乘》,一边书写添加,一边复印,而添加与书写工作就在旁边的糖酒铺里进行,而这个糖酒铺正是前面提到的书社创始人张立生的。而我就是在这个糖酒铺中对朱宗成进行了访谈。

浏家港陵园,公墓,上海墓地
    谈话一开始,朱宗成先生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叠在一起的纸,他递给我说:“知道你今天要来,我昨晚专门赶着写了一个东西,写到1点了。你好好看看,我把很多关键的都写上了,有什么不懂得再问”作为一个研究者,对于我的访谈对象的如此支持与配合我心里是非常兴奋的。
    紧接着我就开始了对2012年朱桂芳老人的葬礼的一些询问,其中包括了殡葬礼仪为什么能几千年来这样很好的传承下来,殡葬礼仪对生者意味着什么以及一些殡葬礼仪的相关流程和历史渊源,印象最深的是朱宗成先生讲到兴奋时,为我详细讲述了兰州与众不同的有画有塑、沥粉涂金的大红棺材的来源与说法。    
    易服
    老人咽气前的弥留之际,由“主事人”朱宗成带领孝子们为老人沐浴净身,所谓净身实际知识象征性的擦拭其身,擦拭时还要不停的吩咐,说些吉祥话,希望老人走的顺利。净身之后就是为逝者穿寿衣,称为套衫或张穿。检查老人的口眼,以及身体的端正程度,如果有眼微张或口微张的情况,由“主事人”来引导逝者“死而膜目”。在这个过程中“主事人”一直在向逝者吩咐着:“儿女们都很好,一且都很好,你的身后事我们会处理妥当,你就放心的走”,结合一些手法,逝者便会膜目。之后便将逝者遗体停放于堂屋的“春凳”上,现多用床板,凳前置水碗灯,名曰:“水灯”,终日不息。意为为灵魂引路照亮。此时,孝子们开始易服并发丧报哀,贴出讣告。兰州地区过去的丧服非常复杂,重孝者头戴麻布冠子(状如无底筐篮),冠子前有麻布眼罩,旁缀有棉花小球,以示掩目塞耳,无所试听,手拄哀仗(俗名丧棒),踏鞋曲腰行走;轻孝者,头扎白布条,身穿白衣孝服,鞋用白布逢裹,裹多裹少,是亲远而别,孝妇孝女披头散发,穿着与男子同。而现在的孝子们在孝服上已经简化了很多,较之从前有了更多人文关怀。孝子的丧服也不必完全按照披麻戴孝的标准,主要以穿白色上衣,素色裤子和鞋以表心意即可。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