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古代丧葬文论诛之流考述
2017-10-15
      论诛之流考述
    《正贵送》论诛之流,主要论及诛、行状、别传空自传。
    议溢制度指在亡者丧葬时,通过其身前的行迹,给予一个名号,用来彰显其功德。那么在临丧读溢时,就有专门的记述亡者身前事迹的这一类文辞,即诛。诛本为古代六辞之一。《周礼·大祝》:“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一曰祠,二曰命,三曰浩,四曰会,五曰祷,六曰诛”。郑注:“诛,谓积累生时德行以锡之命,主为其辞也。诛原本是起为亡者定“溢”的功用。后来经过发展,到汉魏之际,其功能由述德转为表哀,也就是成为后来被认为是哀吊文体之一的诛文。作为“读诛定溢”的诛本有其写作原则,章氏引《礼记·曾子问》:“贱不诛贵,幼不诛长。古者诸侯相诛犹谓之失。但章氏同时又引《文章流别传》言:“诗颂哉铭之篇,皆往古成文,可放依而作。惟诛无定制,故作者多异焉。见于典籍者,《左传》有鲁哀公为孔子诛。章氏此旨在说明历来有诛无恒制的传统。

浏家港陵园,公墓,上海墓地
    章氏言:“自诛出者,后有行状。诛之为言,索其行迹而为之溢,故《文心雕龙》曰:‘序事如传,辞律靡调,诛之才也。’此则后人行状,实当斯体。刘姗认为好的诛文应该与史传一样叙事条理分明,文辞清丽,音律和谐。章氏认为产生于诛之后的行状比较符合这样的要求。行状又称“状”或“行述”,常由亡者家属或门生故旧执笔,叙述亡者世系、生卒年月、籍贯、生平事迹等,以供议溢参考或给撰写墓志或史官立传提供依据。“其时别传又作……斯行状之方也。“欲辨章是非,记其伐阅者,独宜为别传。诛、行状所以议溢,溢有美恶,而诛、行状皆诀,不称其职。章氏认为相对于本传的别传具有与行状相似的记事特点,并且认为别传记载的事迹相比诛与行状是比较客观真实的,不过章氏认为故旧所作别传仍然具有不符合实际的可能,只有与传主不相干的人所作的别传才具有真正的客观真实性。“然以诛无恒制,多制华辞,为方人之言。”今人议溢,上不因诛,下不缘行状,诛与行状皆空为之。章氏于此批评了以华辞作诛的文风及当时议溢不联系诛或行状的不合礼做法。
    章氏言“知行状为诛者,则行状可以省”,所以有此言,在章氏看来,诛与行状皆可给议溢提供依据,行状记事时常不符合客观性,虽然后来诛文也具有此特点,但是由于诛的产生时间比行状早,所以,以章氏复古文学观,在议溢应用时,以诛为先。另外别传一般不用作议溢,所以在议溢应用之时,章氏将其摒弃在外。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