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章太炎哀辞考证
2017-10-15
    朱熹《答严时亨》:“自葬以前,皆谓之奠。于此可知,“奠”与“祭”本来各有所指。入葬之前的祭礼称为“奠”,以素器、酒食等置而祭。入葬之后的祭礼称为“祭”。另外,“奠”礼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是质朴、节俭。章氏言“丧礼奠而不祭”即指入葬之前应该奠而不祭。章氏又言:“今在殡宫而命以祭,言则不度。l殡宫指停放棺枢的房舍。正是因为“奠”与“祭”有别,章氏才批评当时葬礼中出现的“在殡宫而命以祭”的不合礼节现象。

浏家港陵园,公墓,上海墓地
    章氏论伤辞之流还谈到了哀辞。“盖死而不吊者三:畏、厌、溺。长疡以下,与鲜亡者同列,不可致吊,于是为之哀辞。《仪礼·丧服传》:“年十九至十六为长疡。此处意指年轻夭折,不以寿终。《礼记·檀弓》:“死而不吊者三:畏、厌、溺。”郑注云:“谓轻身忘孝也。畏,人或时以非罪攻己,不能有以说之死之者。孔子畏于匡。厌,行比危险之下。溺,不乘桥船。”正义云:“除此三事之外,其有死不得礼亦不吊。《文心雕龙·哀吊》:“赋宪之溢,短折曰哀。哀者,依也。悲实依心,故曰哀也。以辞遣哀,盖不泪之悼,故不在黄发,必施夭昏。可知,童疡及横死不合礼者不得致吊,仅致哀辞而已。即致哀辞的对象仅是不以寿终者或死不合礼者。章氏还举汉明帝命班固于马上为宠臣马仲都作哀辞的例子,以示连君主都不因宠臣而越礼,说明致哀辞之礼应该被严格遵守。“今人以哀辞施诸寿终,斯所谓失伦者。章氏于此批评了当时致哀辞不守礼法的行为。
    在论伤辞之流的最后,章氏以一句话谈及了挽歌。“其余挽歌之流,当古《虞殡》,徒役相和,若春柞者有歌焉,不在士友。有伤辞,则吊文挽歌可以省。”[4]453这句话可以看作章氏论伤辞之流的总结语。这里点明了两点:一是挽歌的来源,二是伤辞与吊文挽歌的应用顺序及地位。杜预注《左传》:“《虞殡》,送葬歌曲。”孔颖达正义曰:“今之挽歌是也。考颜之推《颜氏家训》、郑樵《通志》、黄干《仪礼经传通解续》、朱鹤龄《读左日钞》、徐乾学《读礼通考》等有同样的看法,即认为《虞殡》属于挽歌,章氏与此看法一样。
   挽歌由来已久,至于是否起源于《虞殡》之歌,学界争论颇大,兹不赘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虞殡》之歌是今之挽歌的来源之一。“春柞者”一般可理解为平民百姓。考《通典·乐》、《旧唐书·音乐志》、《通志·乐略》、《文献通考·乐考》等,皆言春柞为一种乐器,可见春柞者也可代指伶人之类。故章氏认为挽歌之流“若春柞者有歌,不在士友”,此乃认为挽歌与文人所作哀吊之文辞有异,其意在说明挽歌之流登不上文学大雅之堂,所以章氏言“有伤辞,则吊文挽歌可以省”。在章氏看来,吊文的应用顺序不及伤辞,其持此意见的缘由是:章氏认为“自伤辞出者,后有吊文”,吊文源自伤辞,以章氏复古文学观,自然先出的伤辞要比后出的吊文更符合哀吊亡者。而章氏认为挽歌的应用顺序也不及伤辞。章氏持此意见的缘由是:据章氏语言文字文学观,口述或口唱之流不在文学范围之内,所以被章氏摈弃在外。伤辞乃哀吊文体中书之于版的文辞,比起口述或口唱的吊辞、挽歌之流更适合哀吊亡者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