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丧葬文《正贵送》的内容体系
2017-10-15
   《正贵送》的内容体系
    不难看出,《正贵送》主要内容可以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循名责实,分别对伤辞、诛、颂三种哀祭文体进行了论述,后一部分是对当时哀祭文体中称名之诡的批评。《正贵送》开篇不久就言:“古者吊有伤辞,溢有诛,祭有颂。卿这是分别从这几种文体的功能而言。

浏家港陵园,公墓,上海墓地
    (一)循名之实考述
    1.论伤辞之流考述
    《正贵送》中论伤辞之流,主要论及了以哀吊为主要目的的一类文体。“吊”本指临场对亡者的怀念、吊问及对家属的慰问。后来,凭吊的对象延伸到遗迹、坟墓等或前人往事。《正贵送》论伤辞之流论及到了伤辞、吊文、祭文、哀辞、挽歌等文体。
    章氏看来,伤辞乃哀吊之辞,其出现在吊文产生之前。“自伤辞出者,后有吊文。章氏举例贾谊吊屈原、司马相如吊秦二世,以说明后世吊文产生于伤辞之后。章氏此谓“吊文”主要指后世的吊赋,从章氏所举之例不难看出这与《文心雕龙·哀吊》中的观点基本一致。《礼记·曲礼》:“知生者吊,知亡者伤。知生而不知死,吊而不伤;知死而不知生,伤而不吊。”郑注云:“吊、伤,皆谓致命辞也。可见在伤辞出现的同时也出现了吊辞,它们都是为了哀吊亡者。章言“自伤辞出者,后有吊文”,这句话中的“吊文”与先秦“吊辞”是有区别的,吊辞产生时代早于吊文。章氏又言伤辞具有两大特点,即书于版和篇幅简约。“《正义》曰:‘吊辞口致命,伤辞书之于版。伤辞多者不过百字。可见,吊辞、伤辞的主要区别是:吊辞是说出来的,伤辞是写出来的。章氏言:“若称衡《吊张衡》,陆机《吊魏武帝》。斯皆异时致阂,不当棺枢之前,与旧礼言吊者异。可见,先秦吊辞与后世吊赋主要区别是:吊辞是在场口述,吊赋是异时书写。两者在时空上相异。于此,章氏此言更加证明“吊文”主要指后世吊赋的推断。章氏言“自伤辞出者,后有吊文”,似乎点明吊文源自伤辞。此说并不完全正确。据前而所考,先秦时期,吊辞、伤辞皆存,吊辞是说出来的,伤辞是写出来的。后来的吊文源头不应该只是伤辞,而应该是既有伤辞,又有吊辞,只不过因为以书而形式流传的伤辞对后世吊文发展的促进作用要比以口头形式存在的吊辞所起的作用更大。因此,可以说吊文源自伤辞和吊辞,而不只是源自伤辞。章氏又言先秦伤辞存世者罕见,只能从后世流传的史志中一窥其遗迹。
    章氏论哀吊之文还谈到了祭文。“今之祭文,盖古伤辞也。此言祭文来源于伤辞。徐师曾《文体明辨》:“祭文者,祭奠亲友之辞也。古之祭祀,比于告飨而已。中世以还,兼赞言行,以寓哀伤之意,盖祝文之变也。此处言祭文源自祝文,祝文即祭祀之文。究竟祭文是源自古伤辞还是古祝文?这里认为,伤辞的主要对象是人,而祭祀的主要对象是天神、地示、人鬼,这其中也包括对人的祭奠。所以,伤辞与祝文都有对亡者的怀念与哀悼,它们都应该是祭文的来源。如果非要对祭文的源头做一个定位的话,那么就得考虑伤辞与祝文的产生先后。中国古代文学可能滥筋于古代巫现文化,祝文的产生时间应该早于伤辞,所以祭文源自祝文之说相应成立的可能性较大。章氏言:“丧礼奠而不祭,故《既夕礼》曰:‘若奠,受羊如受马,兄弟帽奠可也,所知则帽而不奠。此言丧礼中奠与祭有别。《礼记·檀弓》:“奠以素器,以生者有哀素之心也。”疏云:“奠,谓始死至葬之时祭名。以其时无尸,奠置于地,故谓之奠也。悉用素器者,表主人有哀素之心。《通典》亦云:“哀素,哀痛无饰也。凡物无饰曰素。《释名》曰:“丧祭曰奠,奠,停也。言停久也,亦言朴奠,合体用之也。李如圭《仪礼集释》:“自始死至葬之祭曰奠。不立尸,奠置之而已。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